光華女中菁英讀書會─惘然記之色•戒


惘然記之色•戒

導讀人綜二仁方郁姿

96/09/28

〈色,戒〉故事梗概

抗戰時期,廣州淪陷,嶺南大學遷至香港,借用港大教室上課。女主角王佳芝原是話劇社的當家花旦,在學校演的都是慷慨激昂的愛國歷史劇。男主角易先生隨汪精衛夫婦及陳公博來到香港,王佳芝的同學鄺裕民跟某個副官是小同鄉,無意中得知不少消息。熱血青年們心血來潮,決定定下美人計謀刺易先生,但又不能以學生身分,會讓其有戒心,於是改換成生意人家的少奶奶,這當然由王佳芝這位當家花旦擔任了。

王佳芝本質上不過是個小女人,她暗戀鄺裕民,但內斂克制的鄺裕民卻對她無動於衷。「美人計」可是要玩真的,儘管本質上不過是青年們的熱血遊戲。但原本純真的王佳芝為了「色誘」易先生,為了演好這齣戲,她不得不提前培養「性經驗」,免得老奸巨猾的特工頭子易先生的眼中露出破綻,為此她與有過嫖妓經驗的同學梁閏生發生關係。這場「獻身」的戲碼,一切原本都是為了「救國鋤奸」,可是到頭來王佳芝卻遭到同學們的竊笑,她因此心懷怨恨,反倒是跟又老又禿的易先生在一起時,才能獲得內心的宣洩與解放,「因為一切都有了個目的」。沒想到不久之後,易先生突然返回上海,暗殺計畫也跟著流產了。珍珠港事變後,學校又遷回上海,但王佳芝卻獨留在香港,因為她內心惘然,不願再面對過往同學異樣的眼光。後來,同學們卻再度向她發出召喚,讓她到了上海完成未竟的暗殺行動。

小說的一開頭便是王佳芝來到上海後,以「麥太太」的喬裝身分進駐到易太太家並和其「閨中密友」們在牌桌上打牌。牌桌上這些汪偽政府的官太太們一身珠光寶氣,似乎每個人都在比手上的鑽戒,唯獨王佳芝沒有鑽戒,只戴了隻翡翠。易先生進來了,跟三個女客點頭招呼,然後站在易太太背後看牌。牌局中大家又談到鑽戒,易太太抱怨上次易先生捨不得買那隻「火油鑽」給她,易先生白了她說,那隻十幾克拉的「火油鑽」,若戴在她的手上,連牌都打不動了。然後乘在胡牌之際,易先生向王佳芝使了眼色。王佳芝明白了,藉機離開牌桌,眾人不放,她費盡唇舌方才脫身。

她回到自己臥室裡,也沒換衣服,匆匆收拾一下,女傭已經來說車在門口等著。他乘易家的汽車出去,在南京路上的咖啡館等候易先生。她到櫃檯借了電話,以暗語告知鄺裕民,要在今晚假藉「修耳釘」的名目把易先生騙到暗殺地點:珠寶店,請暗殺小組埋伏在那裡。在焦慮的等待期間,從前的種種複雜心緒掠上心頭,王佳芝想起與易先生的種種曖昧場面,以及這兩年的經歷,內心五味雜陳、徘徊不定。易先生終於來了,他儘管心狠手辣老謀深算,卻也想不到眼前這個跟自己暗渡陳倉兩年的小情人兒,會是「致命的吸引力」。

兩人曖昧一番,終於來到珠寶店。易先生要買個捨不得買給太太的「火油鑽」給她,王佳芝看著那粉紅鑽戒,紅得有種神秘感,但她心想「可惜不過是舞台上的小道具,而且只用這麼一會功夫,使人感到惆悵」。珠寶店外,槍手埋伏。王佳之內心焦慮,「這時候因為不知道下一步怎樣,在這小樓上難免覺得是高坐在火藥桶上,馬上就要給炸飛了,兩條腿都有點虛軟」。而在易先生低頭為她挑選戒指的一剎那間,王佳芝從他臉上笑容突然感受到這個男人對自己的「愛」,於是在緊要關頭她示意易先生「快走」。易先生臉上一呆,但是立刻明白了,跳起來奪門而出,砲彈似的直射出去。只聽見汽車吱的一聲尖叫,彷彿直聳起來,砰!關上車門──還是槍聲?──橫衝直撞開走了。易先生死裡逃生了,王佳芝渾身疲軟地走出珠寶店,人行道上熙來攘往,車如流水,卻只有她ㄧ個人心慌意亂地。

未幾,易先生一通電話打去,南京路被封鎖。某個參與暗殺行動的熱血青年被捕,馬上招供。不到晚上十點,暗殺團成員全被處決,包括王佳芝。

易先生回到家,太太們還在打麻將,吵著要讓他請客吃飯。易先生不動聲色,心裡卻在想著王佳芝。易先生覺得,這個女人真是「愛」我的,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。可他必須殺她,「無毒不丈夫」,不是這樣的男子漢,她也不會愛他。在太太們的喧笑聲中,易先生悄然走了出去。

照片紀錄